<div id="2cgeu"><button id="2cgeu"></button></div>
<div id="2cgeu"></div>
<div id="2cgeu"><wbr id="2cgeu"></wbr></div>
<div id="2cgeu"><wbr id="2cgeu"></wbr></div><small id="2cgeu"><wbr id="2cgeu"></wbr></small>
<div id="2cgeu"><button id="2cgeu"></button></div><div id="2cgeu"><button id="2cgeu"></button></div>
<div id="2cgeu"><button id="2cgeu"></button></div>
<small id="2cgeu"></small>
<div id="2cgeu"></div>
<div id="2cgeu"><button id="2cgeu"></button></div>
<small id="2cgeu"></small>
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

福州老手藝人堅守傳統線面制作技藝

  “湯餅一杯銀絲亂,牽絲如縷玉簪橫”。線面是福州傳統美食之一,隨著時代的變遷,費時費力的手工制作線面已經慢慢地被機器取代,然而,在福建省福州市晉安區鼓山鎮后嶼鼓二村,還能看到秉持用傳統工藝制作線面的老手藝人。

  1月13日,鼓山鎮后嶼鼓二村一廟宇內,老線面師傅林友豪正在拉、扯手中的面條。一根根“筷子”般粗細的面條在其手中慢慢扯、拉成細線,掛在面架上,上午10時的陽光下,線面漸漸風干……

  “我們都是凌晨一兩點起來,那時候,你們應該睡得正香呢!绷钟押烂χ妹姘衾、分線面,他說,凌晨一兩點起來,傍晚四五點回家,晚上六七點就得睡下。從事手工線面制作已有三十余年時間,除了下雨天和淡季,天天如此。

老線面師傅林友豪和妻子重復著拉面的動作!蚊 攝
老線面師傅林友豪和妻子重復著拉面的動作!蚊 攝
在福建省福州市晉安區鼓山鎮后嶼鼓二村內,可以看到正在晾曬的線面!蚊 攝
在福建省福州市晉安區鼓山鎮后嶼鼓二村內,可以看到正在晾曬的線面!蚊 攝
在福建省福州市晉安區鼓山鎮后嶼鼓二村內,還能看到秉持用傳統工藝制作線面的老手藝人!蚊 攝
在福建省福州市晉安區鼓山鎮后嶼鼓二村內,還能看到秉持用傳統工藝制作線面的老手藝人!蚊 攝
老線面師傅梁同光正同妻子吳麗珠忙碌著制作線面!蚊 攝
老線面師傅梁同光正同妻子吳麗珠忙碌著制作線面!蚊 攝
在福建省福州市晉安區鼓山鎮后嶼鼓二村內,可以看到正在晾曬的線面!蚊 攝
在福建省福州市晉安區鼓山鎮后嶼鼓二村內,可以看到正在晾曬的線面!蚊 攝
鼓山鎮后嶼鼓二村一廟宇內,老線面師傅林友豪正在拉、扯手中的面條!蚊 攝
鼓山鎮后嶼鼓二村一廟宇內,老線面師傅林友豪正在拉、扯手中的面條!蚊 攝

  他出生于福州鼓山鎮后嶼,十七歲開始學習制作線面,如今已五十多歲。林友豪執著于傳承民間傳統手藝,線面的制作工藝復雜,從面粉變成一根根細面,要經過和面、揉條、串面、掛面、拉面、日曬、挽面等十幾個環節。

  在廟宇內,與林友豪一樣,秉持用傳統工藝制作線面的老手藝人還有幾位。梁同光正同妻子吳麗珠忙碌著串面,取兩根細竹,拉出一條揉好的面條,揉搓、旋轉,串在細竹間。如今的福州正是低溫天氣,他們的雙手已凍紅。

  “因為村里拆遷,我們臨時租用了這里!彼麄冋诠ぷ鞯牡胤绞趾喡。吳麗珠告訴記者,現在,很難找到能夠晾曬線面的空地了。以前,村子里大部分村民以制作線面為生,受大環境影響,目前還在做的,屈指可數了。

  由于線面制作的這門手藝又苦又累,也難掙錢,傳承成了一大難題。梁同光感慨道,凌晨一兩點起來,傍晚太陽落山后才休息,兩個人一天只能做六七十斤線面!澳贻p人根本不會做了,他們起不來,也覺得這樣很累!

  據悉,鼓山鎮后嶼的傳統線面制作手藝已有800多年歷史。對于福州人來說,每一根線面都飽含著思鄉之情。傳承并不是簡單地從前輩手中接過接力棒,更多的是留住舌尖上屬于家鄉的味道。

  林友豪一家幾代都從事這個行當。從父輩那接下這根接力棒后,他一直秉持用傳統工藝制作線面,竭力保持每一條線面的品質,就連斑駁的面架也有著幾十年的歷史。他難掩可惜之情說,現在在做的都是五十多歲的老手藝人,年輕人都不會做了。

  臨近春節,顧客訂單比較多。說話間,林友豪和妻子還在重復著拉面的動作。絲絲縷縷的線面飽含著老福州的記憶,散發著別樣的古早韻味。(完)(葉秋云)

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色噜噜